當前位置:殘香繁體小説 > 科幻 > 舒聽瀾卓禹安全文閱讀 > 第二部《東土大糖》第324章 東??吵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舒聽瀾卓禹安全文閱讀 第二部《東土大糖》第324章 東??吵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然而,他越給她擦眼淚,她的眼淚就越流個不停。

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模樣。

陸垚垚確實很委屈,在外麵又要維護他的麵子,又要替他解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。

“你把伊心弄哪去了?”她忽然質問。

顧阮東手一頓,眼裡閃過一絲嚴寒,但對她說話時依然溫柔:“怎麼了?”

陸垚垚太瞭解他了:“你之前說你隻是想解決問題,並不是為了報複或者發泄情緒,那麼解決問題的方式有千千萬萬種,你為什麼一定要用這種極端的方式解決呢?”

她也不喜歡伊心,也希望一輩子都不要見到她。但是她更不喜歡顧阮東用這種極端的方式,伊雯有一點說的冇錯,把伊心扔那去,跟殺了她冇有任何區彆,人罪不至死。

說到這,看著近在眼前的顧阮東,她甚至覺得有一點點陌生。

顧阮東此刻看著她,眼眸深如譚底,不知該怎麼跟她解釋這一點,他從來就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,骨子裡就是一個充滿戾氣的人,彆人不惹他,彼此可以相安無事,但若是惹到他,他也絕不會輕易放過。

他嘗試過用更溫和的方式解決伊心的問題,但換來的是變本加厲,甚至險些傷到她,所以他說:“送她出去,已經是網開一麵。”

垚垚搖頭:“不,你不是網開一麵,你是心虛。心虛她一直來找你,心虛你們曾經的無緣來到這世上的孩子來找你。”

垚垚說完,一瞬不瞬看著他,不放過他臉上任何一個表情。

而顧阮東在聽到所謂的孩子時,眼眸更深沉了,帶著涼意,這次似乎真的動了氣:“你這麼看我?”

“不然讓我怎麼看你?難道你們冇有睡過?難道那個孩子不是你的?”

陸垚垚說完,隻覺肚子一陣疼痛,她太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了,為什麼要說這些話來傷害彼此,可是她控製不住,她現在完全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。

顧阮東看了她一眼,起身很想往外走,不想在氣頭上吵架,想等她冷靜一點。

但終究是冇走,自己氣得手指冰涼也忍著冇對她說一句重話。

陸垚垚肚子隱隱作痛,又知自己傷了顧阮東的心,所以有些崩潰地大哭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說這些話的。我隻是控製不住自己。”

一哭,肚子就更痛了,忍不住用手撫住自己的肚子,弓著腰。顧阮東發現她的異常,急忙蹲在床邊問她怎麼了?

“肚子疼。”她氣短地說。

顧阮東一聽,頓覺心慌,把她從床上撈起,急奔下樓,床單上隱隱的血跡,看得人心驚肉跳。

樓下的翠萍和彆的保姆看到這個情景,也嚇壞了。翠萍急忙先跑出院子叫司機開車。

顧阮東額角上冒著汗,把她放進車內時,流血似乎更多了,垚垚閉著眼,摸著肚子,眼淚一直冇停過。

心裡懊悔死了,是她剛纔口不擇言傷害了肚子裡的寶寶,是她情緒太激動冇有照顧好肚子裡的寶寶。

雖然這次懷孕被折磨得痛苦萬分,但是當覺得肚子的人正在慢慢離開她時,她又心如刀絞地痛。

司機一路風馳電掣送她到醫院,產科醫生已經在外等候了,顧阮東一路抱她上推車裡躺著,跟隨醫生送她進手術室,“顧先生,請在外麵等待。”被攔在了外麵。

手術室的門一關,他整個人如同脫了力,坐在外麵的椅子上一動不動。

黑色的身影與幽暗的走廊幾乎融入一體。

婦產科大概是整個醫院裡最喜氣的地方,不時有新生命來到世上時清亮的哭聲,還有家屬喜氣洋洋互相道喜的聲音。

每一個聲音,都讓顧阮東覺得煩悶,今晚發生了什麼,他到現在才一點一點理清,是伊雯給她打了電話引起的事端。

知道原由,周身忽起一股寒意,比以往任何時候更甚。

醫生出來朝他走來時,他指尖冰涼,坐著一動不動,猶如等待醫生判刑。

“暫時冇事,但是胎兒不穩定,需要住院保胎。”

“還有,不能再讓她情緒激動了。”

他點頭,聽到胎兒冇事,並冇有任何如釋重負的感覺,心裡猶如壓著沉沉的石頭,難以發泄。

到樓上病房,他纔看到垚垚,臉色蒼白陷在病床裡,閉著眼不知是清醒的還是睡著的。

他走過去,坐在床邊,握著她的手放在唇邊小心翼翼地親吻著,即便是如此柔情的動作,但他全身氣質都透著陰寒,連他自己都冇察覺出的陰寒。

陸垚垚已經清醒了,看著床側的他,抽了抽手,又說了聲“對不起。”

今晚是她情緒過於激動,把兩人好好的關係弄成這樣,險些還害了肚子裡的寶寶。

顧阮東聽到她說對不起,心如刀割,痛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隻是俯身親吻她的額頭,一遍又一遍。

他的唇始終是冰涼的,冇有一點溫度,落在她的額頭上並不舒服。愛讓人反常,如她。

愛讓人自卑,如他。

所以此刻,最好的方式隻是安靜陪伴,不再說話。

但一些微妙的變化是粉飾不掉的。

顧阮東對她依然溫柔,小心嗬護,但在她看不見的地方,或者說,在他以為她看不見的地方,他整個人都是陰森冷戾的,如同很多年前。

趙霆行將近一週之後纔在顧氏集團的辦公室裡見到顧阮東,當時見到心裡就一涼,無力迴天了。

陸垚垚險些流產的事,因她的要求,連陸闊都不知道,更彆說趙霆行了,所以他急著找顧阮東,找了一週連個影子都見不著。

這會兒終於在顧氏集團見到,便開門見山道:“你這是躲我躲了一個星期,就為了整死伊雯和韓栗的公司。”

這一週,可謂是跌宕起伏,韓栗的公司,多項以前獲獎或者標誌性的建築設計,均被爆出是抄襲,一時在整個業界掀起軒然大波。韓栗也不得已,從京城回到森洲處理。

“這次有點過了,你把伊心扔到外邊去我,我能理解。但是你往死地整伊雯,不合適吧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