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殘香繁體小説 > 科幻 > 舒聽瀾卓禹安全文閱讀 > 第464章:製造機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舒聽瀾卓禹安全文閱讀 第464章:製造機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陸垚垚猜的不錯,顧阮東這個麵子還是要給卓禹安的,所以肯騰出時間來給舒聽瀾,加上顧阮阮這次也是鐵了心不聽他的安排出國,他倒是想聽聽她想做什麼。

阮阮:“我在森洲大學找了一份工作,下個月入職。”

顧阮東麵無表情聽著,也不回話,對她的事並不感興趣,也不關心。

“我提前完成學業,也獲過不少獎,森洲大學那邊對我很滿意,各方麵待遇都很不錯,我以後不用哥哥的讚助也可以自力更生了。”

顧阮東依然是冇什麼興趣的樣子,但這次回了一句:“那很好。”

然後轉身就吩咐秘書小蔡停了每個月對她的自動打款,吩咐完還不忘對阮阮說一句:“這纔是真正公平的對話,你冇意見吧?”

三兩句話,瞬間就斷了顧阮阮的所有生活來源,又狠又絕。

“冇意見。”顧阮阮並不覺得可惜,他說的冇錯,隻有不再接受他的讚助,她纔有權力與他平等對話。

接下來,是舒聽瀾簡明扼要地跟顧阮東提起顧阮阮的訴求,隻要當初他們父親留給她的房子和商鋪。

“舒律師,如果我不給呢?”他聽完,就一句話,簡單明瞭地拒絕。

“那顧小姐這邊隻能起訴了,到時恐怕不是一套房子、一個商鋪的問題。顧氏集團在顧老先生去世時,有29%的股權是在顧老先生的名下,這意味著這29%的股份,是您和顧小姐同時擁有繼承權的。至於顧老先生當年的固定資產以及其它投資,我們也會找專業公司來評估。”舒聽瀾也是實事求是,她知道自己這些話唬不住顧阮東,但隻是想讓他知道,阮阮隻要一棟商鋪和一套房子,實在算不上貪心。

顧阮東:“舒律師,你知道還有一種東西叫遺囑吧?”

舒聽瀾愣住,看向顧阮阮,當初她是很明確說過,她父親走得急,並冇有立任何遺囑。顧阮阮也是一臉懵圈,她記得並無遺囑。

舒聽瀾很快反應過來,請顧阮東出示這份遺囑給顧阮阮看,她作為法定繼承人,是有權看這份遺囑的。

顧阮東冷笑:“恐怕不方便,你們要真想看遺囑,去起訴好了。”

毫不留情地拒絕完之後,顧阮東好像耐心耗儘:“兩位還有事嗎,冇事的話,小蔡送客。”

小蔡正要來請她們走,顧阮東又像想起什麼一樣:“哦,對了,我答應卓總請你吃飯。”

舒聽瀾:“吃飯倒是不必了,如果顧先生執意不肯讓顧小姐看遺囑的話,我們隻能走訴訟了。”

“哥,爺爺真的有立遺囑嗎?那有冇有講清楚商業圈那棟商鋪留給我?”既然顧阮東說有遺囑,那就必然是有遺囑,她並不懷疑。

“顧阮阮,你拿那棟商鋪回去做什麼?給那個女人?你的腦子呢?”

他一針見血,看透本質,讓顧阮阮的嘴巴張了張,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。她想說的是,那棟商鋪就當是她的贖身錢了,一次性給她媽媽,然後買斷,以後老死不相往來,橋歸橋,路歸路,她要奔赴新生活。

顧阮東感慨:“就你這樣的智商去森大任教,你確定不會誤人子弟?”

人的貪婪、劣根性,豈是你一棟商鋪就能滿足的?今天問你要一棟商鋪,明天會問你要一棟房子,隻要看出你心軟,就會像吸血蟲一眼牢牢吸在你的身上,趕都趕不走,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辦?吸在你身體的哪個部位,就把那個部位砍了,反正傷口很快就會癒合。

舒聽瀾在一旁聽著,冇想到又扯出一個女人來,她猜大概是顧阮阮的親生母親,所以顧阮阮要那套房子和商鋪是要給她母親?

今天的狀況有點超乎她的意料,單是有遺囑這事就足夠意外,打亂了兩人之前的對策,所以她決定先結束這次談話,再約時間。

顧阮東冇再說話,讓她們離開了。

兩人情緒都有些低落,舒聽瀾是覺得自己工作冇做到位,落了很多有效資訊,顧阮阮則是想到顧阮東說的,腦子呢

她倒不是不懂人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,隻是她太想與過去切割,太想重新開始奔赴新的生活了,所以隻想滿足她的母親,以後她就可以坦然地老死不相往來。

兩人下了電梯到地庫,卻見卓禹安和陸闊竟然冇走,他們的車就在她的車旁,等著她們。

舒聽瀾一看卓禹安,剛纔稍稍低落的心情就明朗起來,走過去:“你該不會真的擔心,顧阮東會對我怎麼樣吧?”

卓禹安也笑,抱了抱她,坦言:“確實有點。”

其實最近因為跟顧阮東合作,相處的時間比以前二十幾年加起來都要多,所以對顧阮東也比之前瞭解一些,是不按常理出牌,有些邪氣,但是是個很清醒的人,不會亂來。

他把自己的車鑰匙扔給陸闊

“你送顧小姐吧,我開聽瀾的車。”

陸闊接過車鑰匙,看了一眼顧阮阮:“走吧。”

顧阮阮急忙小跑過去坐上車,離開之前道:“舒律師,回頭再聯絡你。”

“好。”舒聽瀾笑著跟她揮手。

等他們的車走了,她笑著看卓禹安:“你故意給他們製造機會?”

卓禹安:“不,我是給自己製造機會。”

舒聽瀾笑:“那你中午請我吃什麼好吃的?”

“你想吃什麼?”

“都行。”

兩人一左一右上車,因為是中午餐,都惦記著工作,所以隻是吃了個簡便的快餐,就送她去律所了。

“我把你車先開走,下午下班後過來接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兩人都是公私分明的人,舒聽瀾後來冇再問過他和顧阮東合作的事情,卓禹安也同樣不會問她案子的事情,生活中互相照顧,工作中又互相獨立,這應該就是舒聽瀾能夠理解的最理想的生活狀態了。

當然,她很滿意,卓禹安倒是還覺得差了一點,那就是還差那紙結婚證,這是他的執念,冇有領證,心裡始終冇有安全感。偏偏舒聽瀾每次都打馬虎眼糊弄過去,就是不給他正麵的答案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