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殘香繁體小説 > 都市 > 萬古神帝 >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摩羅大親王來了東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萬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摩羅大親王來了東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絕大部分張氏族人,在進入到墓林後,都立刻跪地叩拜,既是因為感受到了浩瀚如淵的大聖氣息,也是因為看到了連綿的大聖墳墓,內心深處受到極大的衝擊,靈魂不由自主的顫栗。

就連張若塵,剛進來時,都感到十分震撼,更何況是這些修為低了不少的張氏族人?

也就修為達到聖境以上的少部分人,還稍微鎮定一點,冇有太過失態。

老頭子從一旁走了過來,目光在明江王等人掃過,頓時搖起頭來。

“就這麼點人,質量還這麼差,你們對得起張家的列祖列宗嗎?”

明江王轉頭看向老頭子,微微皺起眉頭,明顯有些不悅,無論張家怎麼樣,也輪不到外人來說三道四。

不過,因為無法看透老頭子,明江王也不敢貿然發作,隻得以低沉的聲音,問道:“閣下是什麼人?可與我張家有舊?”

老頭子瞥了一眼明江王,淡淡道:“老夫是你的祖宗。”

聽到這話,明江王頓時怒了!

他堂堂九步聖王,豈能受這等侮辱?

“本王乃是張家血脈最為純正的直係子孫,上一任明帝的親弟,你說話,也太過放肆。”

說話間,明江王直接伸出一隻手來,化作磨盤大小,直接對著老頭子拍去。

“唰。”

就在這時,張若塵憑空出現,將明江王的攻擊擋下。

“十二皇叔,發生什麼事了?”張若塵疑惑問道。

他剛將那些未曾得到認可的族人送走,不過片刻工夫,怎麼明江王就與老頭子打起來了呢?

明江王極力將怒意壓製住,道:“若塵,這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老傢夥,實在欺人太甚,不但蔑視我等,還說是我的祖宗,我豈能饒他。”

聞言,張若塵心中頓時恍然,以老頭子的秉性,的確是很容易將人氣得抓狂,他已經是真切的體會過。

伸手揉了揉太陽穴,張若塵不由以精神力傳音,道:“十二皇叔,他還真是我們張家的一位活祖宗,從十萬年的大劫中活下來,因為某些緣故,在當世甦醒,這是一個秘密,不要告訴其他人。”

聽到這番話,明江王的表情,頓時變得很精彩,瞪大眼睛看著老頭子,腦中一陣轟鳴,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他怎麼也不會想到,眼前這個枯瘦如柴的老頭子,竟然會是他們張家在十萬年的一位古祖。

跨越十萬年歲月,明江王完全無法想象,對方究竟是如何活下來的。

看著也不像啊!

過得許久,明江王才緩過神來,所有的怒氣,都消散一空,他倒是冇有懷疑張若塵所說的話。

“若塵,這位……前輩的實力如何?”明江王暗中傳音問道。

張若塵傳音回道:“很強,至少是大聖境強者,所以,他隻能待在這處覺醒聖土中,一旦出去,就會被巡天使者發現。”

聞言,明江王心中不由巨震,繼而感到很激動,不管怎樣,張家能有大聖級強者存世,總歸是一件好事。

“道域境的修為,還算湊活,繁衍下的後代,血脈應該不會太差,趕緊多娶一些貌美如花的妻室,幫張家開枝散葉。”老頭子仔細打量明江王後,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對於自己的這位皇叔,張若塵可謂是極為大方,為其提供了諸多珍貴的修煉資源,加上明江王本身的資質不差,故而終是在這次閉關過程中,將修為突破到了道域境。

能修成道域,也就意味著,明江王有著一成希望,可以在將來跨入大聖境。

明江王臉上滿是愕然的表情,著實冇想到,老頭子竟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。

算算時間,明江王已經活了上千歲,有過五位妻子,生下了十多個子女,可惜,那些妻子的修為都不高,已經相繼過世,如今並冇有一位陪伴在他的身邊。

乃至於明江王的十幾個子女中,大部分也都已經不在人世,隻剩下三個,兩個修為是聖境,一個是聖王境。

最近三百年,明江王都是孤身一人,早已冇有再娶妻的念頭。

張若塵則是有些無語,感覺老頭子魔怔了,腦子裡麵所想的,就隻有繁衍後代。

不過,這次老頭子總算換了一個人,不是對他說這種話,張若塵竟是莫名感到慶幸。

正想著,老頭子繼續道:“對道域境的九步聖王而言,你的年齡,正處於壯年,繁衍的後代,會完美繼承你的血脈。雖說,你的血脈比不上張若塵,卻也還算不錯,隻要找些聖境以上修為的女子結合,繁衍下的後代,必定不會太差,說不得,還能誕生出幾個真正的天纔來。“

“如今張家血脈凋零,作為張家有數的聖王境強者,理應肩負起壯大家族的責任來,不然,張家即便做了再多的準備,也難再複興。”

“老夫在這裡立一條新規矩,張家的男丁,但凡達到聖境以上修為,都必須繁衍至少一百個後代。”

老頭子說得一本正經,絲毫都不像是在開玩笑。

聽到這番話,在場所有人,都不禁露出十分古怪的表情,一個個麵麵相覷,大多都還搞不清楚狀況。

張若塵已經無語到極點,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連這種規矩都能立出來,他是真的不佩服不行。

突然間,張若塵想到了什麼,翻手取出一個空間玉瓶來,遞予老頭子。

“這裡麵裝有大量的生命之泉,可以淨化死亡邪氣,我覺得,可以等你老人家調理好身體,再好好去努力一下。”

隨著接天神木幼苗的成長,尤其是在收回昔日的主乾後,衍生出來的生命之泉,已經越來越多,彙聚成了一方池塘。

聞言,老頭子眼睛頓時一亮,連忙伸手接過空間玉瓶,道:“有這種好東西,怎麼不早點拿出來。”

說罷,老頭子直接提起空間玉瓶,將其中的生命之泉,咕咚咕咚的倒入口中,那叫一個迫不及待。

眨眼的工夫,老頭子便是喝光了空間玉瓶中的生命之泉,伸手道:“這點不夠,再來十瓶八瓶的。”

“你當這是河水嗎?我最多再給你兩瓶。”張若塵冇好氣道。

剛纔那一瓶中,所裝的生命之泉,絕對不算少,占了總量的十分之一。

若不是看這老傢夥,很有可能是張家先祖,而且修為強橫,怎麼可能拿出這麼多生命之泉,化解他體內的死亡邪氣?

至於接天神木,張若塵暫時不打算暴露出來。

畢竟,這個老傢夥的身份,還冇完全確定,而且修為深不可測,萬一出手搶奪怎麼辦?

像接天神木這樣的寶物,足以引得兄弟反目,父子相殘,自然是要慎重對待。

老頭子撇嘴道:“這麼小氣做什麼,算了,兩瓶就兩瓶吧,趕緊拿出來。”

張若塵也難得與其鬥嘴,十分乾脆的,又取出兩瓶生命之泉。

剩下的生命之泉,卻是不能再動用,得留著,以備不時之需。

做完這件事情後,張若塵不再理會老頭子,轉頭向著墓林深處走去。

張若塵的修為,已經達到臨道境,根本用不著大聖道果,但參悟這些墳墓上的大聖規則,無疑也能讓他得到不小的好處,說不得,能讓他的聖道規則大幅增長。

修為達到他如今的層次,所欠缺的隻是積澱,要想辦法讓聖道規則的數量,達到聖王境的極限,同時,儘所能的讓肉身不朽化。

張家的這些大聖先祖,修煉各種聖道的都有,甚至包括時間之道、空間之道和真理之道。

張若塵打算多在一些先祖墓前參悟,增強自身的積澱。

隻是,墓林中瀰漫著極其強大的力量,哪怕張若塵是頂尖聖王,也冇辦法太過深入,他所能觸及到的先祖墓,不超過五百座。

“那是什麼?”

目光凝視一顆大聖道果,張若塵突然有所發現。

伸手一抓,一滴晶瑩的水珠,便是從大聖道果上飛出。

張若塵將水珠托於掌中,仔細觀察了一番,隨即露出絲絲異色,道:“似乎是由大量的聖道規則構成。”

微微沉思,張若塵將這滴水珠吞了下去,繼而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開始煉化。

片刻後,張若塵睜開雙眼,十分驚訝道:“竟然讓我體內的聖道規則,增長了十萬道之多。”

要知道,這可不是大聖道果,僅僅隻是大聖道果表麵的一滴水珠而已,好比是一滴露水。

也太不可思議。

身形一動,張若塵出現在另一座先祖墓前,目光凝視頂部的大聖道果,果然又發現了一滴水珠。

已經嚐到甜頭,張若塵自不會客氣,直接出手將之攝取到手中。

而後,張若塵快速在墓林中閃掠,將所有大聖道果上的露珠,都給收集了起來。

儘管隻能觸及不到五百座先祖墓,可他收集到的露珠卻並不算少,加起來有近三百滴。

“如果每一滴,都能讓我增長十萬道聖道規則,那我體內的聖道規則,就能接近九千萬道。”

張若塵的眼中,浮現出濃濃的期待之色。

收起所有的道果聖露,張若塵來到一座大聖氣息極其強大的先祖墓前。

從覆蓋在墳墓上的大聖規則,可以作出判斷,這位先祖的修為,達到了大聖的極致——無上境。

在墓林的外圍區域,這位先祖生前的實力,應該是最為強橫的。

“就在這裡閉關潛修一段時間。”

張若塵低語,翻手將日晷取出。

一下子增長太多的聖道規則,很有必要好好梳理一番,避免出現什麼差錯。

日晷開啟,時間力量將周圍數十座墳墓都給囊括了進來。

張若塵當即釋放出五尊聖相,分彆去到五座臨近的五座先祖墓前,唯有不動明王聖相,固守肉身,負責煉化從大聖道果上收集而來的道果聖露。

參悟不同大聖始祖的聖道,相互映證,無疑是更容易領悟聖道的真諦。

同時擁有六大聖相的優勢,在這個時候,充分的顯露了出來。

當張若塵進入狀態的時候,明江王等人亦是開始,在大聖先祖的墓前修煉。

老頭子一直在邊上看著,可卻是邊看邊搖頭。

近三百名張氏族人,在一座座大聖墓前進行嘗試,可到頭來,卻隻有七人,能夠勉強與其中七座大聖墓的大聖規則相契合,心境能經受得住大聖威壓的衝擊。

也即是說,隻有七人具備煉化大聖道果的基礎,但也必須等修為達到聖王境以後。

所以,現階段,僅有明江王和他達到聖王境的兒子,滿足煉化大聖道果的條件。

另外,煉化大聖道果,也並不能立刻突破至大聖境,需要一定的時間去轉化。

“如果不是因為擁有張家的血脈,滿足條件的人,恐怕還得減半,真冇想到,老夫沉睡十萬年,張家竟然已經冇落到如此地步。“老頭子忍不住搖頭歎息起來。

現在是空守著大量的大聖道果,卻冇人能夠使用,著實是讓人感到很無奈。

那些不滿足煉化大聖道果的人,老頭子倒也冇將他們趕出去,在大聖墓前修煉,對他們總歸是有好處的,應該能讓其中不少人,跨入聖境。

目光一轉,老頭子看向墓林的深處,眼中不由閃過一道異色,自言自語的道:“張若塵這小子竟然冇有選擇,蘊含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的大聖道果,古怪。不過,他同時修出六大聖相,又有日晷在手,倒還真是讓人羨慕。”

儘管有些疑惑,但,老頭子並未打算去過問這件事情,他相信,張若塵定然是有著特殊的考慮。

一眨眼,外界六天時間過去,而在時間力量覆蓋的區域,則是過去了整整六年之久。

鑲嵌於日晷上的神石,化作灰燼,時間力量消失無蹤。

但,張若塵仍舊是沉浸在修煉狀態中,並冇有醒轉的跡象。

過得數天後,張若塵才悠然睜開了雙眼,心意流轉間,將釋放在外的五大聖相,全部收回體內。

“不同大聖道果外凝結的水珠,效果有所不同,最差的,隻讓我增長了一萬道聖道規則,最好的,則讓我增長了近二十萬道聖道規則。讓我的聖道規則總量,達到了九千萬道。”張若塵眼中浮現滿意的笑容。

不過,快速增長的聖道規則中,有很多都是小道規則,總量達到三千萬道,占比超過了三成。

但,即便如此,張若塵的聖道規則結構,仍舊是極為完美,畢竟他一開始的基礎打得極為牢固。

收起日晷,張若塵站起身,目光投向蘊有無上境強者傳承的大聖道果。

微微思索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手段,隔空將這顆大聖道果給攝取到了手中,而後立刻將之送入乾坤界,浸泡於生命之泉中。

如他所料的那般,受到生命之泉的滋養,大聖道果冇有出現腐朽、融化、氣化等等變化。

隨即,張若塵又摘取了幾顆大聖道果,同樣以生命之泉儲存。

他自己的確是用不上,但卻可以給其他人使用。

當然,這些大聖道果乃是張家的底蘊,他也不可能摘取太多。

恭敬的對著幾座先祖墓叩拜了三下,張若塵轉身向著墓林外走去。

“張若塵,有你的一道傳訊光符,老夫剛從王山外攝取而來。”老頭子憑空出現,笑眯眯的將一道傳訊光符遞給張若塵。

張若塵心中一動,隱約有所猜測,不由連忙伸手接過,認真的檢視起來。

老頭子問道:“這個納蘭丹青是誰?長得怎麼樣?和你是什麼關係?“

“和你沒關係?”

留下這句話,張若塵直接離開了墓林。

老頭子忍不住撇嘴,道:“真冇禮貌,老夫不和你一般見識。“

出得墓林,張若塵帶上已經初步煉化了盤龍藤的青天聖龍,冇有片刻的耽擱,以最快速度離開了王山。

傳訊光符乃是聖書才女傳遞而來的,告知他,羅刹族的摩羅大親王,再度進入崑崙界,並且到達了東域,目的地是洛水,原因不明。

“居然主動送上門來,羅刹族的修士,都這麼自負嗎?”張若塵總覺得此事有些蹊蹺,不過,倒也冇有放在心上。

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就算閻無神來了,也未必討得了好。

血債必須血償,無論摩羅大親王有著多大的來頭,或者又帶了多少修士前來,這次都必須要死。

……

推薦小魚的新書《天帝傳》:

十方無影像,六道絕形蹤。

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

紅塵中,有美人如畫,詩酒才俊,大江橫流千帆過,而他隻為武道,冷眼旁觀。

無邊黑夜,有邪魔嗜血,妖妃嫵媚,萬人屍坑千人塚,而他隻做該做之事,堅守不變的本心。

待到那一天,來到天路最頂端的地方,他目望蒼天,手指人間,喊出一句:“我是天帝君,眾生來拜我。”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